楚-安公子

2018年7月6日,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。

同謀:


我亲眼见过世上最美的风景。


我们叫你哥哥,是因为香港人真的拿你当哥哥。你敢言,幽默,又串又型,满口英式英语却怀有一颗中国心,中西合璧,这个才是你。


你不是程蝶衣不是何宝荣不是旭仔不是十二少。


你就是你,不一样的烟火。


到现在我还记得你留给我的笑容,在金钟的迴旋行人走廊;在Stanley Park向海的长櫈;在文华cafe;在无印office... 还有无数个颁奖典礼与演唱会。


你告别演唱会的门票我依然留着,我没有用它去换一杯为你钟情咖啡。如果能用它换你回来,那该多好。


80年代我还住在红磡,走个五分钟就到红馆。因为家𥚃业务关系,那些赠送的演唱会门票都被全家最得闲的我收入囊中,个个礼拜都爆show看明星。那时最喜欢anchor 再anchor ,反正过了12点我也不用排长队等的士,不如听多几首歌。每次拿到有你的门票都特别兴奋,我钟意你,多过Alan好多。


那时的我很傻,看完你的日落巴黎,自己一个人孭住个背囊就飞了去法国,待了整整一个暑假,跻hostel睡火车蹭同学家,终于硬生生游完整个西欧。我总是对人说,是你打开我自由行的一生,做了一回无脚雀仔。


90年代,你离开了香港,去了温哥华,我也跟着家人来了,我们同样住在北温,但是每次遇上都是在Stanley Park。我没敢上前打招呼,只是静静站在一旁偷望,反而是你发现后大大方方向我笑了一笑,那一格就这样永远留在脑海。


你笑得太美,让我想哭。


你走的那天是四月一日,那一年SARS,全香港都愁云惨雾,毎日新闻都是说今天又死了几多人。那天我正在驾车回家,听到收音机报导你的死讯,我的反应与其它人一样,愚人节开什么破玩笑?然后转去另一台,再转另一台,全部都是你的消息,我把车停在路旁,打开了死火灯,一个人坐在车上愣了十分钟。


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位DJ的声音,他说,哥哥已经永远离开我们。从此以后,我没有再过愚人节,这玩笑已够我哭一辈子。


十五年了,今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。


我真系好挂住你。




·一个中年大叔的自白·


⬆️别问这是谁⬆️






美好的一天,从早餐开始。

吃根香蕉冷静一下:

“小凯哥哥开ceicei带你兜风~”
“你有驾照么?”
“当然!”
“那……你没喝奶吧?不能醉奶驾车哦(•̀へ•́╮)”
“……不是都被你喝了么〒▽〒” ​​​

如果一切有重来的机会,我选择只爱你一个人。

心疼

迷:

  “去北京,我第一次印象特别深刻,我11岁的时候,当时我已经去公司训练了,王俊凯你们知道吗?嗯,当时就我和他两个人,然后我们去北京,去参加一个节目叫黄金年代,就我们两个唱了一首歌……”“当时我觉得好开心,是我当时那段时间最开心的一天。” ​​​​